<tt id="ch8mr"></tt>

  1. <strike id="ch8mr"><pre id="ch8mr"><video id="ch8mr"></video></pre></strike>
  2. <nav id="ch8mr"><listing id="ch8mr"></listing></nav>
      1. <wbr id="ch8mr"><legend id="ch8mr"><video id="ch8mr"></video></legend></wbr>
      2. 中國西藏網 > 名家專欄

        他是妙手回春的醫生,還是德國間諜?

        發布時間:2023-06-24 14:57: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1940年1月15日,拉薩藍天白云,萬里晴空。西藏地方政府早在哲蚌寺附近,搭起了歡迎帳篷。國民政府派出的主持達賴喇嘛轉世事宜的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率行轅抵達。吳忠信乘大轎,余員乘馬,受到西藏地方攝政熱振呼圖克圖的代表及三位噶倫率70余名僧俗官員熱烈歡迎,藏軍700人攜“四門小山炮和四挺機關槍,于路旁列隊恭迎?!薄案浇用袂皝須g迎者,亦踵相接。婦女多著艷麗之裝飾,五顏六色,數十成群,尤點綴風光不少。各界歡迎人員所支帳篷,星羅棋布,不可勝數?!毙修@于午后四點入城。當晚,地方政府設宴為吳忠信委員長一行洗塵。

        西藏地方政府官員歡迎吳忠信一行(圖片由喜饒尼瑪提供)

          吳忠信是奉國民政府特派,以主管蒙藏官員身份到藏,會同西藏地方攝政熱振呼圖克圖主持十四世達賴喇嘛轉世事宜。他在拉薩的情況,人多了解,不再贅述,這里專門談談吳忠信行轅的醫生單問樞。


        國民政府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一行在西藏(圖片由喜饒尼瑪提供)

          當時西藏社會醫療設施匱乏,現代醫藥衛生知識更無從談起。吳忠信臨行前,就對西藏的情況早已知悉,做了充分的準備。他專門選調的隨行醫官為留德醫學博士單問樞。他畢業于德國著名的法蘭克福醫學院,“得博士學位,醫學精湛,尤富臨床經驗”。單問樞在知名學校接受教育的背景以及與一些杰出的專家進行合作的經歷,使其醫術頗為精湛。

          吳忠信在1939年10月14日的日記中,談到“單問樞醫生由江津來渝,決隨余入藏,余甚滿意?!?939年10月18日,他特意讓單問樞由重慶乘機飛往香港港購買了充足的藥品。行轅人員入藏途中,有頭疼腦熱,得其看護,減少病痛不少。當時,隨行轅入藏的西藏地方駐重慶辦事處處長土丹桑杰在其后來的回憶中特別提到單醫生對他的幫助。當時,他消化不良,腹瀉嚴重,單問樞醫生察看病情后,作了醫囑,開了西藥,使他的身體很快得到恢復。

          吳忠信一行到藏后,分駐兩處。吳與行轅秘書長羅俈子、醫官單問樞以及周昆田、張國書等住在拉薩西北的“色興額”。這里環境清幽,交通便利??讘c宗等住在“吉堆巴”,每天除有特殊情況外,都按時到“色興額”辦公。

          單問樞隨行轅抵拉薩后即遵吳忠信之命,開始施診施藥。我們注意到吳忠信在日記中多次提到他與單問樞的交流,對其治病救人的情況亦多有記載。如1940年2月18日,單為西藏噶廈農務局仁岡看??;3月24日,西藏哲蚌寺著名高僧東本格西患有水腫病,慕名求醫,滿意而歸。據說當時東本格西的病“數年不愈,誦經禳解,百術枉效,已絕望矣;耳單醫官名,遣其弟子卑辭敦請,冀作最后一試,單醫官亦本濟人之心,欣然應諾,予以注射,一射而病有轉機,再射而霍然起矣;于是哄傳遐邇,幾以單為神人?!毙修@顧問曹纕蘅專為他寫詩一首,其中“滿城爭說單醫官”之句,可想見其名聲。同日,在拉薩的北平商人解友三又找上門來。他亦患水腫,經其治療,大有好轉,許以重金,希望根治頑疾,提出只要單醫生留在拉薩,他愿出資開辦醫院。后來,單問樞離藏時,他竟難過得流淚不已。

          3月31日,單問樞又應邀為西藏地方攝政熱振呼圖克圖看病。單問樞醫生高超的醫術和善良品行不脛而走。噶廈高官彭康夫婦,貴族公子詹東,以及拉薩市區的平民百姓都紛紛前來問診就醫,“每日來診者,戶為之穿,活人無數,此亦予藏人以一深刻之印象?!薄懊吭\輒著手成春,單醫官之名漸播,遠近藏人前來就醫者,日以百計,行轅戶為之穿”。

          單問樞到拉薩后,即以卓越的醫術和慈悲之心,治愈了許多患病的藏族人士,聲望在拉薩迅速傳開,越來越多的人慕名而來。

          鑒于其在西藏的卓越表現和受歡迎程度,噶廈對于吳忠信行轅醫生單問樞極為感興趣,多次要求單問樞和其妻子留在拉薩,并且建立醫療機構。對此,正在拉薩的英國人古德十分忌恨。他了解到單問樞曾在德國進修,于是即無中生有,借此大做文章,對單問樞進行污名化,說他與德國法西斯有聯系,甚至有德國間諜之嫌,進而指責中國政府在“西藏問題”上與法西斯德國保持聯系。這種污蔑完全是毫無根據的,純粹是無稽之談。幾個月后,有關單問樞在德國的情況才得以澄清。古德此計不成又生一計。他認為孔慶宗、單問樞等人接受過西方教育,必親近西方。出于拉攏的目的,古德在交談中希望他們能夠和英國保持良好的合作,但未能奏效。

          4月14日,吳忠信率專使行轅離開拉薩,仍由印度返回重慶。西藏地方政府舉行了隆重的歡送儀式,并按慣例派札薩前往重慶,向中央政府致謝,并表達西藏僧俗民眾支持抗日救國的決心。

          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此次入藏,代表中央政府對西藏地方行使主權,意義十分重大,達到了“樹立威信,收拾人心”的目的。連英國人古德也承認“由于吳忠信的赴藏,國民政府充分體現了水乳交融的西藏政策”。毫無疑問,單問樞醫生也用精湛的醫術為此做了自己的貢獻。正如隨行轅入藏的朱少逸所言,“是醫藥之有助于治邊,又不可不深長思也”。

          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等離開西藏后,“單問樞因醫道的精湛,在加爾各答開業后,僑胞中有病者,相率前往診所求治,自朝至暮不絕?!?/p>

          單問樞醫生在民國時期中央大員赴藏主持達賴喇嘛坐床之行中功不可沒。他在拉薩期間廣泛接觸民眾,與各族僧俗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為民族之間的交往交流發揮了特殊作用,其事跡值得傳頌。(中國西藏網 特約撰稿人/喜饒尼瑪)

        (責編: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超级碰碰成人番茄 在线小视频,2021最新久久久视精品爱,亚洲区手机在线中文无码播放,亚洲精品亚洲国产3区